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音乐资讯 > 正文
论音乐人如何变成监下囚的
2020-05-21 19:25:16

 最近看到两起著名音乐人变成囚犯的案件,一起是关于国内腕儿藏天朔;一起则是国际腕儿小氏哲哉;且都发生在前前后后的事,似乎另圈外人愈发看到咱这圈的“浑浊”、“黑暗”,似乎是个干净人都不该沾的地儿。

  其实他们两人犯案没太大可比性,臧天朔的“黑社会流氓”性质是圈里皆知的。之前他还找过我一姐们想让她负责其公司事务。价出的天高,但我姐们是一精明清醒的主儿,知道得罪不起他,选择保持距离。现在看来更是佩服她的明智与定力了。小氏则是因为财务、信用问题,而锒铛入狱。依我看来,犯案“水平”完全不同,臧就相当于“暴发户”没事耍个流氓、扮个老大,只是没扮好。而小氏那个外人看来多少算“糊涂帐”,属于玩垄断、商业间谍一类的事儿。弄的好又扩张了,弄不好则划入“诈骗”类。然他的目的还是为了更有钱:有钱离婚,或者泡个妞啥的。反正不是伤害他人身体,不是“转型”做啥帮会的龙头老大。这么比较他则像个高级点的“金融家”。

  但身为这圈的,还是替他们惋惜。当然两者的才华也不能相提并论,但不可否认都在起初的梦想上获得成功、付出过相当的努力。为什么接下来的新闻就不能跟更好的作品、音乐本身相关呢?比如像凡高一样,神经错乱,割掉个耳朵;但画出了向日葵系列;起码让圈内圈外的人都感觉到了尊敬。而比较他俩,长久以来、成名之后,失去的不仅是安稳的心态、音乐的才华;而今更失去了做人基本的尊严。这是否也是与真正的艺术家、那些大师们的最大差别?我仍相信,那些最终能成为“不朽的”,一定是天真的、纯粹的孩子。或者说是更大的野心家。因为尘世的名利他们看不上,不在他们考虑范围内——只要不饿死,是不会去追逐的。当然我也相信,那是极少数的人群了。也许在日益商业、物质化的社会,天才也不会在少数,稀少的是同时具备完整的心灵、坚强的意志、及足够的幸运。

  论才华,小氏太可惜了!他本可以离大师不远,向他纯音乐的道路上走的更远。想到这就多少有点谅解他了。好吧,也包括藏老吧。因为我是切深感到——作为一个音乐人、一个纯粹的音乐人是多么不容易!仅是填饱肚子就很难了,难免在有钱后得意忘形、或贪念遂起。因为真的是苦过来的、苦了很久吧。就像给个几天不吃饭的人满桌食物,很容易就噎死自己;就像长年不见光的黑囚,很难适应光明。在人才保护上,社会从不特殊对待,有钱有势也许对他们是残酷的一种了。未必会比没钱时开心、愉快!

  值得假设的是,如果臧天朔案件发生在日本,而小氏的发生在中国,则没准两个都没事!因为在中国是没有版权意识的,纠纷官司大多不了了之,或私下赔点钱就完事了。而这种规模的暴力事件,在日本也是小事一桩吧。这说明在社会主义国家钱是第二位;首要是不能结党营私,不能涉及到人民警察的权利、扰乱俺们的民心。在资本主义国家,则钱是第一位,不能没信用、危害到他人合法利益、和行业法则……这么说,不知哪个对音乐人来说是更加安慰的呢?

  哎,老话——“都不容易”,有钱存到银行里,喜欢做“教父”的可以资助失学儿童去。如我们没钱的音乐人,就乘着心灵没关进监狱里前,多做出点好歌吧。

相关新闻
拉萨百姓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