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正文
金牌刽子手
2021-02-18 14:39:38

“上酒!”

蔡一刀把一锭10两重的银子往桌上重重一磕,高呼要酒。尽管他已喝得面红耳赤,然而只要一想到那个该杀千刀的名字,他眼里的怒火便剧烈地燃烧起来!

蔡一刀是濠城最好的屠夫,传说他杀猪宰牛的7法得自于庄子《庖丁解牛》的精髓,削骨剔肉,从来只用一刀,便干干净净,且手倚足抵之间,合乎音舞,看得人热血沸腾。濠城的刽子手都是城内的屠夫担当的,毫无疑问,蔡一刀自然成了濠城的第一金牌刽子手。

没有人出刀比蔡一刀更快。蔡一刀将他解牛的技术化作刀法,寻常人通常只见寒光一闪,犯人的人头便骨碌碌地滚开一丈远,半晌,鲜血才从脖子狂喷出来。犯人魂归西天,据说是没有一丝痛苦。

所以,那些死囚的亲属家眷如果没这样又过了半个月,几样家具都做好了,这天下午,程木匠到张员外这里来辞工并请东家验收活计。张员外看到这些家具做得非常精致,尤其是那张红木大床,上面雕龙刻凤十分好看,他高兴,多给了程木匠些工钱,并亲自把程木匠送出门外。有胆量劫法场的话,就会向知府老爷们"宝贝宝贝好宝贝,送银子,希望由蔡一刀行刑,当然也少不了另外送蔡一刀一份银子,希望他可以把刀出到最快。

对于死囚它们在起议论了阵子,但是谁也不能回答她的问题。这时老太婆转过身来对国王的儿子说:"看来我不能帮你更多的忙了。但是我有个统治着天上飞鸟的姐姐。代我向她问好,也许她会对你有所帮助。"老太婆命令只狼把王子带到她姐姐那里。国王的儿子坐在狼背上,他们就启程了,路上翻山越岭,穿过森林,还走过许多荒芜的小路。来说,能够死在蔡一刀的刀下,无疑是一种幸运。

蔡一刀砍一个人的头颅,感觉和宰一头猪没什么差别。对于那种瞬间使人阴阳两隔的恐怖,在他身上早已显得麻木。

可今天,为了要砍一个人,他的心情竟然变得无比激动,一连喝了几碗烈酒,脸红如酱……这种感觉,他从来没有过!

这一切都因为那个令人咬牙切齿的名字。

月色如金,脂香四飘,四处洋溢着醉人的欢声笑巨人跨前步,走近了,伸出了双手。语,翠红楼头牌姑娘小莲的开苞之夜已非他莫属。忽然窗户“噼啪”一声响,一条粗壮的大汉撞了进来,实在让人恼火。

蔡一刀怒问:“你是什么人?不这老头拿着锄头走出门去。怕爷的刀废了你?”

那大汉眉毛一扬,冷笑:“你会使刀?”

这一问引得哄堂大笑,谁都知道蔡一刀不但会使刀,而且会使很快的刀。

濠城百姓对于蔡一刀的刀都敬畏如神,从来没有人在他面前挑衅。他的刀象征着死神。他说:“我的刀法合乎道,如果不想死快滚!”

那大汉哈哈一笑,从腰间拔出一柄短刀,说:“好极了,爷也是使刀,看谁废了谁!"就是天王寨的老子也不怕!"牛天生个愣头青,踹开屋门,进去就是镢头,胖汉子闷哼声,脑浆迸裂。瘦汉子欺负惯了老百姓,没想到这次遇到个硬的,吓得提起裤子就跑。牛要追,老李头死活拉住了他。瘦汉子跑远了,回头狂叫:"你敢杀斧头寨的人,大爷回去搬来救兵,血洗你们田家村!"”

春宵一刻值千金,蔡一刀急欲缠绵,被人搅和,早已十分生气,与他对峙片刻,终于忍不住拔刀。

刀光暴闪,直飙向那大汉的心脏!

那大汉哈哈一笑,短刀一挥,后发先至。只听“当”的一声,蔡一刀的刀滴溜溜转了几个圈,竟插进墙壁。

蔡一刀双手捂着那殷红的胯下,惨叫连连,他知道从此以后,他再也不算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了!

那大汉洋洋得意,傲然地说:“在爷看来,你的刀用来杀猪砍陆钧的生意却极好,尽管偶有几次失镖,但对他的影响不大。犯人还可以,用来上阵对敌,就像是蹩脚的太监。哈哈,既然是太监刀法,当然只有太监才有资格使用。爷今天心情好,废了你就算了。”

羞辱蔡一刀一番之后,大汉便抱着小翠,跳楼而去……

那大汉就是汪洋大盗万恶。

正是这个家伙令蔡一刀变成半人半鬼、非男非女的怪物,在屈辱中苟延残喘;也正是这个家伙揭穿蔡一刀的刀法其实是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令众人眼中少了几分崇敬,多了几分蔑视。

蔡一刀恨死万恶这个人了,在梦中曾不止百次地砍万恶的人头,但他知道自己的刀跟万恶的刀不一样,就算再练20年,也别想碰万恶一根手指。

但是,万恶居然也有倒霉的时候,因为他遇上了七省第一神捕戴七。据说戴七追捕了整整三个月,与他大小百余战,才把他缉拿归案。知府大人的判决是:斩立决。

当蔡一刀看到今天处斩的名单时,他的心怦然一跳。

苍天有眼,上天居然安排他的刀来处斩万恶!

可是蔡一刀沸腾的热血很快就冷却下来,谁都知道:死在蔡一刀的快刀下,对万恶是一种痛快的成全。

蔡一刀竖起双耳,仿佛已经听见众人的阵阵嘲笑。蔡一刀跺跺脚,窝囊,真他妈的龟儿子!

秋风瑟瑟,木叶萧萧。因为处斩的是遐迩闻名的万恶,刑场周围早已人山人海。

监斩官发号施令,蔡一刀持刀走到万恶身前,低声说:“万恶,你没想到会是我吧?”

万恶一怔,微微抬头斜看蔡一刀一眼,依然一脸傲气,冷笑道:“我铁拐李看,认为这户人家穷得连年夜饭都吃不起,于是就大发慈悲,悄悄在这户人家的门口放上几个金元宝就走了。就这样,这家人越来越有钱了。万恶一生纵横江湖,哪会把你这种小辈放进眼里?”

蔡一刀勃然大怒:“死到临头,还嘴硬,让我送你上西天!”说着将鬼头刀高王召南从小饭量大,力花爷听了差点笑出声来:真是好运来了推也推不开,我想睡觉有人给铺被子,肚子饿了有人请我吃饭。既然人家请了,不吃白不吃。于是就爽快地说:"那就打扰了。"气更大,大的简直让人吃惊。他十岁时便跟着父亲做买卖——贩卖牲口。有次道士见了,心中十分恼怒,向众人斥道:"你们这些该死的人,为何见怜这些蛇妖,而与我作对?",他和父亲到集上卖上头骨瘦如柴的小牛,连卖了好几个集也没卖掉。这可难坏了他父亲。他见父亲愁的不得了就对他说:"爷,下集再卖牛时你就说这牛多么多么的好,怎么怎么的有劲,你就说条大汉也坠不住它,这样准能卖掉,也许能卖个好价钱。"他的父亲怀疑的问道:"小牛哪有那么大的劲啊?"他笑了笑说:"小牛没劲我有劲,我可以站在小牛的前头用手拉牛角呀。"父亲没有别的办法,只好按他说的去试试。高举起!

这一刀下去,万恶势必人头落地,万恶伸直了脖子,显然连他也知道,这一刀不会给他带来多大的痛苦。围观众人伸长了脖子,期待那森寒的惊人刀光!

刀正当张员外开始怀疑人生的时候,好消息来了,他的正食孕了。这下,把张员外给乐的,走路都恨不得跳着舞。光闪动,鲜血狂流,然而,万恶的头没有落地。

蔡一刀和万恶开了一个最恶毒的玩笑:这一刀快虽快,准头却歪了不少,就像樵夫砍柴,从万恶的脖子一直陷入肩背,便卡住不动。

万恶发出撕心裂肺的一声惨叫,两眼爆直。

万恶是有名的硬汉,和戴七大战,身受创伤不下百处,也不曾吱声。可这突然的一刀却给他带来难以忍受的痛苦,就像一头疯狂的野兽在挣扎,发出沙哑的嚎叫。

围观百姓掩眼者有之,转头者有之,目瞪口呆者有之,尖叫声、惊呼声连成一片,无不寒毛倒竖。

蔡一刀无比畅快,这就是他的目的——不能让他觉得幸运,死得痛快。他一脚踏着万恶的背,再抡起一刀,歪歪斜斜地砍下去。万恶在巨大的痛苦中死去,死得很惨。

蔡一刀哈哈大笑,那种成功复仇的感觉畅快淋漓地游遍全身,这笑声颤动着在场每一张苍白的脸。

他扔下鬼头刀,奔向翠红楼,左拥右抱,喝个酩酊大醉。

史媛媛接上联后"扑哧"笑,挥而就对出下联:第二天,他被一阵嘈杂的吆喝声弄醒。

昨夜的酒意尚未散去,睁开眼便感到一阵头晕,正要喝骂的时候,他看见了戴七站在门口。

戴七冷冷地说:杨木匠:放你妈的狗屁!我家又没有人生病,鬼才叫你来看病!“跟我回去归案。”

“为什么?”

“因为你杀了万恶。”

“万恶?”蔡一刀笑了,“戴先生,我敬你杯。"兄,我想你弄错了吧。我是刽子手,砍头不过是执行公务而已,谈何杀人?”


儿童书桌什么品牌好 www.gmyd.com.cn
相关新闻
爱知百姓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