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正文
鬼姥
2020-09-13 17:15:17

一座古老的小镇,听传言说是闹鬼,故而被大家遗弃,除了那镇子上的原居民一直不舍离开,几乎没有什么人住。偶尔来小镇游玩的人也因为听小镇上诡异的传闻待不到一天便离去,更有甚者听到小镇的名字就被吓得三魂七魄去了两魂五魄。慕名而来的兴趣者这些年也不少,只是都有来无回,所以才有了这神秘的鬼神之说。

某天在世界各地闯荡的四人探险组相约去一探究竟。四人组三男一女,四人皆是孤儿,他们的名字分别是:叶桃,苏文丘,季枫,陆邵阳。叶桃身为四人组唯一一个女生,也就是队长,她胆子超级大,并不害怕那些个神神鬼鬼,这次去小镇就是她提出来的。

四人组走在小镇的大街上,街上没有一丝生气,到处空荡荡的,连小摊都不见半个,何况这天还阴沉沉的,更是符合这传说中“鬼镇”的形象。

“喂,我听说这小镇闹鬼耶,搞不懂你怎么想的,为什么一定要来这个鬼地方?”胆子最小的苏文丘浑身不舒服,“这地方都没见个人,不是说还有镇上的原居民吗?人呢?”

季枫开口,很快伙伴就发现了不对劲:“是啊是啊,怎么一路走来都没见过人呢?就连个旅店都没。”

叶桃皱起了眉,她听其他三人这么说,心头也越来越不安,此行到底是对还是错?随即她又释然了:不管对还是错反正都来了,他们都不是半途而废的人,所以她说“咱们来这就是为了探险的,为了见见传说中的鬼怪啊,哪能中途就说放弃呢?”

除了苏文丘一脸别扭,其他两人都赞同她的说法,苏文丘虽然一脸别扭,可是他也默默跟上了队伍,大家都心照不宣的往小镇深处行去。

苏文丘看了看天色,说:“不早了,我们应该要找个旅店休息了。”

“可这里哪有什么...旅店啊?”季枫无奈道,这里除了他们四个连个人影都没有。

这时路上一直沉默寡言的陆邵阳发话了:“背包里有帐篷,若是真找不到旅店可以搭帐篷。”

“真的诶!邵阳你真是我们的救星啊!”

大伙正打算搭帐篷,突然吹来了一阵风,“这风怪邪气的。”苏文丘不禁抖了抖身子。

“哪里会邪气?你要是害怕说一声就得了吧。季枫讽刺他。

“你...!!”苏文丘的脸色都变了。

“不对劲!!”叶桃忽然心中警铃大作,这风如苏文丘说的一般古怪,平常的风吹来是让人面上清凉,而这阵风吹来,凉意却从脚底泛起了。

听她这么一说,其他三人的脸全白了,“不、不会、真,真,有鬼吧?”苏文丘咽了口唾沫。

“我跟你讲,你别、别瞎说啊,这可不是...能开玩笑的?”

季枫双手抱肩,脑袋左顾右盼,似是怕什么东西忽然袭来的样子。陆邵阳推了推眼镜,一语不发,看样子他在思考着这怪风是怎么来的。叶桃摸摸下巴,四个人陷入了沉寂。

大伙打算不想这事,改去搭帐篷,就在这时候,他们背后传来声音。

“年轻人,”一个大叔的声音突兀的出现在他们身后,完全陌生的声音,任谁都会被吓到吧。

苏文丘毫不意外地鬼叫出声“啊啊啊啊啊有鬼有鬼啊有鬼啊救命救...”

“诶!你鬼叫什么!!”季枫虽然怕的要死还是和苏文丘拌嘴。

叶桃也瞥了一眼苏文丘,呵道“别叫了!!又不是鬼!!”

斥完苏文丘后转身对出声的大叔说到“对不起啊大叔,这人比较胆小,所以才...”

那大叔看了她一眼,摆摆手,说“没事没事,诶,我看你们不像是本地人啊?是来这里游玩的旅客吗?”

看大叔一脸的憨厚模样,苏文丘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季枫鄙夷的看了他一眼,向那大叔介绍“我们是从外地来的,来这里游玩,那个女的是我们老大,她叫叶桃,那个刚刚狼哭鬼嚎的是个胆小鬼,叫苏文丘,戴眼镜的那个是陆邵阳,我嘛,叫季枫。”

“噢,你们好,我是这里的一个做生意的,叫姜康,你们可以叫我姜叔叔。你们...是在搭帐篷吗?”

“嗯!是啊,我们找不到旅店来住只好搭帐篷了。”季枫如实回答。

“那个...你们若是不嫌弃,可以来我的寒舍住一宿,我家虽说不怎么大,但是住下你们几个还是可以的。”

“诶?真的吗?可以吗?”季枫眼神亮了亮,他本就不想在这荒郊野岭的搭帐篷住,听到有人愿意收留自然是喜形于色。

“季枫!怎么能麻烦人呢!”叶桃当下就不同意了,虽然她觉得这个姜大叔挺面善的,但是她也不能如此草率到刚认识不久就去别人家住的地步!

“...唔”季枫刚张嘴想说什么却又闭上了。苏文丘和季枫又是常年的‘死对头\\’,所以他没有出言反驳叶桃。

“姜叔叔,谢谢您的好意,但我们不好意思打扰您,还是不便去您家住着的。”叶桃对姜康如是说。

姜康依旧盛情邀请他们到他家去,“孩子们,你们想想,在这小镇上,瑰事多得很呐,若是宿在外头,指不定出什么事故来,倒不如来姜叔叔家,姜叔叔也可以给你们讲讲这小镇的故事。”

叶桃面露难色,这故事她是想听的,可...苏文丘听到在外面住可能会发生不测,立刻握住叶桃的手哀求道“叶老大,老大,我们..我们就去姜叔叔家成不成?我...我实在...”后面的话他没有说下去,但是叶桃也懂这意思,她把目光放向陆邵阳。

陆邵阳点点头,于是四人便和姜康来到了他家。

奇怪的是,姜康家中并没有一个人。显得十分幽静。季枫看着宽敞的姜宅,羡慕的和姜康说“哇,姜叔叔你家真大,看来你没有骗我们,这里确实可以容得下我们四个。哦对了,姜叔叔你原来都一个人住的吗?难怪这显得冷清呢。”姜康笑了笑,对此不置可否。

叶桃问道“姜叔叔不是要和我们讲讲这鬼镇的故事的吗?叔叔你可以开始讲了。”四人在姜康的家里落了座。都等着姜康给他们讲那光怪离奇的事迹。

姜康见四人兴致勃勃,便叹了口气,“你们听我说,”他娓娓道来这件事。

“二十多年前我刚来这镇子上做生意时,这镇子还是很繁荣的。直到有一天,镇上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婆婆她最心爱的孙女走丢了...”听到这时,叶桃的呼吸加重了几分。

“毕竟人老了,难得有一个在乎的人,陪伴自己多年的小孙女走失了她自然是着急的,她怀疑是镇上的人偷偷带走了她的孙女,便挨家挨户的寻找。找了好几家仍是没找到。在一天夜里,下着很大的雨,老婆婆双目发红,扬言要找到自己孙女,并宣称找不到就不会离开这镇子。没过多久她便去世了。但是她生前的遗愿未了啊,所以镇上的人隔三差五便是疯了的,疯之前都称自己没有带走老婆婆的孙女,都说自己看到了老婆婆的灵魂。而后来镇子的人也有被缠身,出去后就四处宣扬这镇子闹鬼,让曾经很多来这里的人望而止步,只留下这村里的老人,而我,今年四十多岁,也算是这儿的老人了。这里的老人几乎都被她缠过。独独我没有。”他说到这停了下来。

四人听得似懂非懂,苏文丘一直在颤抖,口中念叨着“不要来缠我啊不要来啊千万不要缠我不要...!”陆邵阳仍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季枫的手心冒出了汗。只有叶桃,波动最大。

“那后来呢!那老婆婆为何没有找你?!”叶桃双目突然间沾满了泪,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

“后来?”陆邵阳敏锐的发现,姜康的音调提高了几分,变得尖锐,也变得...有些像女人的声音。

“桀桀桀,后来就是你们来了啊~~!”姜康的声音完全变了一个音,全然是个老婆婆的声音!

“不好!她不是人!!!”陆邵阳大喝道,“快跑!!!”陆邵阳带着苏文丘和季枫夺门而出,叶桃紧随其后,但是,人的速度哪里会是这鬼追不上的?

季枫为了让苏文丘不被吓到晕倒跑的时候还腾出时间和苏文丘开玩笑“喂!胆小鬼苏文丘!你千万不要吓尿了呀!!”语气有些颤抖,苏文丘听到这话,心底的那些害怕少了一些,还敢和季枫顶嘴“你才会被吓尿了呢!”

他们跑啊跑啊,直到一个巷口里,路被封了。

身为队长的叶桃对三个队员说“你们快走!!那个老婆婆我来对付!!”

“不行!!!”三个人难得一次异口同声道,“我们从小便是一起长大的,我们约好要走遍世界,看遍天下奇景,闻遍世间异闻的!!不能丢下你不管!!”

这绝对是陆邵阳此生说过最长的话。叶桃一脸感动,“你们...”这时候老婆婆追了上来,“桀桀桀,你们继续跑啊,跑啊...我看你们往哪跑...还我孙女来...还我孙女!!”

一副狰狞的面孔,在四人眼里恍若厉鬼。季枫大吼一声“你有毛病啊你!!你自己把自己孙女丢了干嘛来找我们要啊!!那是你的事不是我们的!!!”

老婆婆听到这话瞳孔一缩,阴阳怪气的开口“呵...果然还是我孙女最乖最可爱了,让我这个老婆婆来教你们这些不懂尊敬老人的后辈吧!!”

她忽然变了脸,满脸都是皱纹,皱巴巴的皮肤令人倒胃口,身上的气味特别熏人,她开口时嘴里仅有的两颗牙齿泛黄,指甲锋利无比,更是惊人的长。

季枫脑子灵光一闪:“快叫人帮忙!!人多驱逐这厉鬼更方便!!!”

是了,他们觉得这是在小镇,人虽然都不出现,但总应该是有人的。

“桀桀桀,找人帮忙?”老婆婆诡异的发出一阵渗人的笑声,“实话告诉你们吧!这坐镇子!没有一个活人~~你们插翅也逃不出去了~咦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刺耳的声音,盘旋在四人耳朵边,他们仍不信邪,依旧在呼喊着,似是为了应老婆婆方才那番话一般,一直没有人回应。

四人快要绝望了。

“为你们的不敬付出代价吧!!”眼看指甲就要刮到苏文丘了,叶桃身子一前挡住了这致命一击。她的身体被刺穿了。活不成了。

三人都惊叫起来“老大!!老大!!叶桃!!你...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啊!!”

苏文丘更是愧疚自责,叶桃伸出手,不同于其他人的震惊,自责,愧疚,后悔,伤心,痛苦,她是笑着的。她伸出手,摸上了苏文丘的脸,老婆婆一反刚才的凶狠模样,没有打扰四人最后的相聚。

“你们...大家不要伤心...我,是...自愿的...还有,小丘,你不要...自、自、责,往后也不要再胆小下去了、更、更不要、咳咳,和季枫吵架了,以后我不能、不能管你们了,要好好相处,那,邵阳会是、一个新的、很好的队长的...还有哦,原来...我不是孤儿呢...那老婆婆就是我的、我的奶奶、我、我唯一的、亲人咳咳...我就要和我的亲人在一起了...你们、也要好好的哦...”言罢,便永远的闭上了眼睛。叶桃在死了的时候才知道那是自己的亲人,唯一的。所以她甘愿死去陪这孤寡老人。

一旁的老婆婆也认出来叶桃就是她的孙女了,于是她不为难他们三,在他们三目视下抱起叶桃的尸体,流下了一滴浑浊的眼泪。“叶...桃是么...我的,好孙女?”

三人见她颤抖着,“乖,奶奶...带你走...”他们只见到老婆婆抱着他们老大的尸体,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他们三个呆愣的跌倒在这。

他们回去后,承受不住这种痛苦,疯了。而鬼镇也渐渐消失在世人眼前。世人只知道,这三人在意识模糊时经常讲一件事。并且三人讲的,都是同一件事!

这件事成了世人津津乐道的鬼故事,他们都知道这故事的主角是鬼姥和四人组,只有他们三个疯了的人才知道,这故事,他们都是配角。鬼姥,和她的孙女,才是真正的主角。

另一边:

“奶奶,我们走吧。”一个女子对身边另一个身影说。

“好。”鬼姥牵着叶桃的手,缓缓的走向冥界。

走的时候她深深地看了一眼世间,想要记住她和她孙女曾经居住过的地方。

有人说,鬼姥亲手害死了自己孙女,罪无可恕。

也有人说,鬼姥为了寻自己孙女做了那么多,是一个慈爱的奶奶。

无论世人如何评价,最后还是由当事人自己才知道那是什么感觉,不是么?

本故事独家授权【真恐怖】网站发布,更多免费鬼故事,打开浏览器搜索【真恐怖】

【撞鬼】我被家人抛弃在乱葬岗,看见了死去的…

【灵异】我赚着活人钱,发的死人财


什么财务系统软件好 http://h.chanjet.com/
相关新闻
爱知百姓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