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资讯 > 正文
3.5万嫁残疾人 一场标了价的婚姻
2020-09-10 17:18:34

  为还债,她把自己嫁给了残疾人;虽无爱情,但她坚守“不弃”的承诺   故事导读   一次车祸,夺走能干、帅气的丈夫,还让她背负沉重的债务。大年三十,面对守在家里不走的债主,无奈之下,她决定:“不管是什么人,只要能帮我还债,我都愿意嫁给他,并侍候他一辈子。”   命运恰恰给她安排了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矮小木讷的残疾人……十年来,为了兑现自己的承诺,她悉心照料着这个危难时刻拯救过自己的。   这场,当初的“价格”:3.5万元。   “伸伸展展一支蒿,弯弯曲曲肥猪苗,娇阿依;腊肉下饭吃不饱,情愿跟郎嚼苦蒿,娇阿依……”   6月29日下午,彭水县汉葭镇插旗街2—5号飘出这段忧伤的歌声时,78岁的任大香明白,女儿又在为自己极不般配的婚事苦闷。   任大香的女儿谢国茂52岁,家住汉葭镇沙沱社区居委会一组,插旗街2—5号是她为丈夫租房开的台球室。   谢国茂一头短发,衣着得体,尽管年过半百,仍不失年轻时的漂亮。让人无法想象的是,这样一位漂亮的,为什么会嫁给一个独臂男人。   丈夫去世债主登门   “我与赵明忠的婚事,是逼债逼出来的。”谢国茂出生于该县鞍子乡,21岁那年,她与毗邻的新田乡小伙王子进结为夫妻。   两个孩子出生后,她在家里带孩子,丈夫则在县城包小工程。不出几年,丈夫便在县城买地修了几间平房,一家人从乡下移居县城,过上城里人的生活。1995年,谢国茂的大儿子王万军高中毕业,考上重庆一所重点大学。同时,经过丈夫多年拼搏,当时已有存款12万元。   第二年,夫妻俩商量,决定将平房加高三层。就在丈夫买来钢筋、水泥准备动工之际,一场横祸正向她家悄悄袭来。那年农历二月初三,王子进到重庆为大儿子送钱,在沙坪坝区烈士墓附近过公路时,被一辆飞驰的大货车撞倒。车祸发生后,丈夫被送到市内一家医院。   由于王子进横穿公路,按当时的交通法规,交警部门裁定他负全责。住院半年多,除花光家里的存款,还借了6.8万余元的债,丈夫的病却没治好。因无钱续医,谢国茂只好含泪办了出院手续,把丈夫接回家。1998年底,丈夫撒手人寰。   “他出车祸前,家里买米买菜都不用我操心。”丈夫走了,顶梁柱倒了,家里不但没有进账,隔三岔五还有人上门追债,谢国茂哪里承受得起这样的打击,经常以泪洗面。 最让她无法忍受的是,丈夫去世当年年关,5名亲戚怕她改嫁不认账,一连几天守在她家催债,大年三十都不走人。无奈之下,她产生了跳楼轻生的念头。就在她爬上窗台要纵身跳下之际,前来借机器磨豆子的邻居大嫂一把拉住了她……   3.5万元嫁残疾人   “弟媳妇,你跳楼了,娃儿怎么办?”邻居大嫂救下谢国茂,劝她为孩子着想,好好活着,并问她是否愿意改嫁,找个男人共同抚养孩子,渡过难关。绝望中的谢国茂停止抽泣,向邻居大嫂承诺:“如果有人替我还债,把家里5个债主打发走,哪怕是瞎子、傻子……我都愿意嫁给他,侍候他一辈子。”   邻居大嫂安抚好谢国茂,当晚就给她带来一个独臂中年男子。经介绍,她得知独臂男子叫赵明忠,是该县龙射镇农村人。赵明忠高中毕业后,一直在县城一家页岩砖厂打工。一天,工作中的搅拌机突然停止转动,赵明忠趴着身子查看时,搅拌机一下转动起来,将他左臂齐刷刷扯脱,右手掌削去半边,只剩下拇指、食指和中指……经抢救,赵明忠保住性命,却永远失去生活自理能力。事后,砖厂老板赔偿他3.5万元。   当着邻居大嫂的面,赵明忠答应谢国茂提出的唯一条件:用3.5万元赔偿金替她还债。谢国茂也答应了赵明忠的条件:还了债结婚重组家庭。   随后,赵明忠当场给几名债主写了欠条,承诺一月之内还清欠款。拿到欠条,债主们终于离去。   打发走债主第二天,谢国茂又遇到新的麻烦。赵明忠的亲戚得知他要用赔偿金替谢国茂还债,认为这种极不般配的婚姻是她搞的“阴谋”。他们断定,只要钱一到手,谢国茂早迟会找借口离开赵明忠。赵明忠的个别亲戚甚至跑到谢国茂家里又吵又闹,骂她没有良心,骗老实巴交的残疾人。   “钱是我的,我想怎么花你们管不着。”好在赵明忠态度坚决,他的一番话,打发了闹事的亲戚。闹事亲戚骂他把好心当驴肝肺,从此和他断绝往来。   同样,谢国茂也遭到亲朋强烈反对,说她和赵明忠结婚,“脏了家族的班子”。好几个亲戚还放话:如果她真要与赵明忠结婚,就断绝亲戚关系。一边是执著的债主,一边是改嫁的重重阻力,两相权衡,谢国茂还是选择了嫁给赵明忠。   二十多天后,赵明忠取出自己的赔偿金,换回谢国茂5名亲戚债主的欠条。1999年农历正月一天,没有举行婚礼,赵明忠搬进谢国茂家,一个新的家庭就这样组合而成。   改嫁之后常遭嘲笑   “我的确是图他的钱还债,真要说感情,我不会嫁给他。”谢国茂说,和赵明忠结婚第一年,她带着他去给前夫上坟,一个要好的女邻居看到了,当面说风凉话嘲笑。谢国茂气愤不已,把她痛骂一顿,还和她断绝往来。从此,为防被人嘲笑,赵明忠再也不和妻子一同上街。   两年前,谢国茂在邻居邀请下参加了当地一个业余腰鼓队,其中一名年轻妇女得知她的丈夫是独臂残疾人,故意将袖子脱出,在她面前学他走路的样子,引得在场人哄堂大笑。谢国茂无法容忍这种尴尬场面,恨不得一头钻进地缝,她丢掉腰鼓跑回家,把自己关在家里伤心地大哭一场。从此,她便退出了腰鼓队。   谢国茂前夫出车祸后,因经济困难,大儿子王万军主动退学,一直在外打工。当他得知母亲与一个独臂男人结婚后,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十年来只回过两次家。并且,每次回家,他宁愿在同学家打地铺,也不愿在家里住。对此,谢国茂苦口婆心劝解大儿子,但至今未得到理解。“我不怪大儿子,要怪就怪我这当母亲的丢了他的脸。”说这话时,谢国茂眼圈湿润了。   其实,谢国茂心里有很多苦衷。她说,和前夫相比,后夫除了严重残疾,生活不能自理,还身材矮小,性格木讷、内向……但谢国茂说:“毕竟,在最艰难的时候,是他救了我,救了我一家,我不能好了伤疤忘了痛,哪怕是熬,我也要熬到底。”   生活艰难不离不弃   “和赵明忠结婚后,谢国茂挑起一家人的生活重担,不但要挣钱还剩下的3万余元债,还要侍候赵明忠起居。她每天早上起床给赵明忠穿好衣服,把洗脸水端到面前,将毛巾拧干递到他手上,“他连吃饭都离不开我照顾。”每天三顿饭,谢国茂都要把饭碗端到桌上,让赵明忠靠着桌子吃……   后来,谢国茂为了还债,借钱开了一家米粉加工店,她凌晨4时许就起床加工米粉,每天要加工30公斤米粉,非常辛苦。为了让赵明忠有个寄托,谢国茂还借钱租了一间民房,买来几张台球桌,开了一个台球室交给他经营。   近几年,米粉生意越来越不好做,谢国茂不得不改行,运用自己年轻时学的竹编手艺,变通为用扑克牌制作花瓶,开了一个手工艺作坊。   “上天给我安排了一个能干、帅气的丈夫,也给我安排了一个残疾、木讷的丈夫,我不得不认命。”她表示,无论今后如何,只要自己“走”在赵明忠后面,就会兑现承诺,决不嫌弃他;如果自己“走”在赵明忠前面,由于没给他生下一男半女,她把照顾的任务交给小儿子王伟。   “她为我付出的,如果用钱来衡量,远不止那点赔偿金。”赵明忠说,他当初顶着压力执意把赔偿金交给妻子还债,就是想求得照顾。“事实证明,我当初的选择是对的。”赵明忠表示,如果有来世,他想变成一个健全的、有能力的男人,继续娶谢国茂为妻。(向军)


水溶性漆 http://api.chenyang.com/
相关新闻
爱知百姓网